李良荣谈“新常态下的舆情和舆情研究”

发稿时间:2016-11-13浏览次数:2671

“李良荣老师的国家治理研究中心汇集了复旦大学各个层面的精英,无论是政治学的、社会学的、法学的还是新闻学的。他的中心的报告做的都非常深入。”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姜红教授介绍到,身旁坐着的是复旦大学新闻学教授复旦大学传播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李良荣老师。

2016年11月12日上午,李良荣教授作为第四届舆情与社会发展论坛嘉宾发表了题为“新常态下的舆情和舆情研究”的演讲。在22分钟言简意赅的演讲中,他着重阐明了中国网络的一些新的业态和生态以及网络舆情的转向问题。

演讲首先阐明了网络舆情的重要性,“网络舆情在一定程度上,即在特定时期、特定场合上,显示着中国的民意、民情、民心走向,折射着中国的政治走向和经济发展趋势,社会矛盾和冲撞膨化的趋向。”这就深刻影响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决策,也不断的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并且,李良荣认为基于网络舆情的重要性,国家现期十分重视社会舆论,这也是一个新的网络业态趋向。

但同时他指出,网络舆情在更大程度、更多事件上,是各种力量的博弈。换句话来说,网络舆情在当今更像一个“舆论场”——是各种力量相互对峙、挤压的博弈场。有政府的“一元意志”和和网民多元化需求的冲突有政府的意志和资本追求的博弈有各个资本之间的残酷厮杀有政府和各种社会力量的对决。所以说,在网络舆情世界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出形形色色的“操盘手”。“我做的方方面面的案例表明,几乎每个公众舆论事件的背后都有各种力量的博弈。都有不同的操盘手,并且民意也不一定代表着正确。这就是网络舆情的复杂性。

李良荣教授在最近所做的研究中发现,从去年下半年尤其是今年以来,网络舆情呈现出一种全新的业态和生态,这大概可以总结为五个方面:网民诉求重心改变;网络舆论越来越趋向激化、两极化;网络上的大V、中V转型自媒体;中产阶级走出微信,走向微博等公众媒体;网络舆情平台从“客房政治”到“广场政治”和“社交媒体”

第一个方面,网民诉求重心改变。“民生、民权、民粹这是大家所关注的事情”。所谓的民生主要就是教育、食品安全、社会治安等等,这其中,教育是网民最关注的事情。而民权就是捍卫个人的权利,再加上民粹的思潮。这三股潮流归结到一点,就是“安全”:人身的安全,工作的安全,财产的安全。所以安全是各路网民的第一诉求点。有诉求就代表着缺失,人们对于安全感的诉求暴露出人们安全感的缺失。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喻国明教授,在2011年也提出过网民社会安全感的缺失问题。当时,喻国明教授就“百度搜索风云榜网民对动车事故、渤海湾漏油等一系列事件的搜索和追问”提网民安全感缺失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也针对这一事件作出过明确阐述,暴露出的是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既怕被伤害又期待的脆弱的社会安全感

第二个方面,现在的网络舆论越来越趋向激化、两极化:坚决反对和坚决支持。几乎在一切重大的选项上都有两种态度的对决。这不能简单地说是左还是右,但是两种态度的激化、对决、对立几乎在一切问题上都爆发出来,现在的网络上争论不断,争吵不断,任何问题,一边倒的情况很少。这可以与李良荣鼎博体育平台下载真人视讯新舆态的第五个方面联系起来,网络舆论趋向两极化,“三低群体”是主力军。在充满戾气的舆论场中,以中产阶级为代表的较为理性的言论被淹没,而这群相对理性的人群也不愿意加入如“公共厕所”般的“广场政治”中,选择退出或远离,去微信等社交媒体中。

第三个方面,网络大V、中V转型,其中很大部分转向自媒体,自媒体必然带来商业化,从而引发一股新的潮流——公知和资本的结合,构成了一个舆论发展新的趋向。过去大V们在网络上的操作基本都是业余行为,而转变为自媒体后,他们就是以为生,不再是一种“业余行为”,而是一种“择业行为”,他的生存就是靠自媒体,自媒体要生存下去,不得不走向商业化,就要依靠雄厚的财团资本。“按照现在在上海的我所了解的,有30、40万铁杆粉丝的大V一年的收入在一百多万左右,他们一定是要投身资本,例如获取广告收入等等。那么他不得不自觉或不自觉地入资本集团。这样就形成了公知和资本的结合,”李良荣说。

而这些自媒体和政府之间的对抗色彩也开始减少,因为他的前提是必须生存但是,自媒体和资本的联手也带来问题——资本家越来越渗透到网络舆情中,在某种程度上,资本对网络舆情的控制将会越来越严重。所以,在许许多多事件背后,都有资本的操盘手,资本在某种程度上掌控着舆论场同时自媒体为了吸引眼球,在时政上不再和过去一样抨击政府来号召网民和他的粉丝他们越来越精耕细作某个领域,不断地策划各种各样的事件所以,网络上各种事件的操作、炒作不断。李良荣认为这个新的动向对我们网络生态会带来怎样的变化,是非常值得关注的课题。

第四个方面,以雷洋事件为标志,中产阶级走出微信,走向微博等公众媒体。中产阶级逐步取代“三低”人群——低年龄、低收入、低学历成为公众媒体的主力军。以三低人群为主的公众媒体被李良荣称作是广场政治草民狂欢。雷洋事件充分显示出中国中产阶级的焦虑——对生命安全的焦虑、对财产的焦虑,他们感受到需要维护他们自身的利益,所以他们开始发声。过去的他们躲在微信里,教授微信称作是“客厅政治”——他们抱团取暖,而现在需要走出微信这个小圈,走向社会的大平台,来大声疾呼寻求他们的自身利益。这一网络生态的变化,会使网络更加理性,但也会“冲”的更加激烈。

第五个方面网络舆情平台从最早的论坛、博客为主,即“客房政治”——一批社会精英在书房里书写他们的言论来引起社会关注,(“孙志刚案件”就是最典型的代表)。到以微博“三低人群为主的”广场政治”和聚集着不愿意去三低人群为主的微博的中产阶级的微信。从现在的趋势看,微信实际上真正是“社交媒体”,微博其实是公共媒体。网络舆情从过去以新浪微博为主到现在多平台、多主体共同影响着舆情的走势。并且越来越多的运用视频,即视频政治——“无视频不新闻,无翻转不新闻”,现在无视频就构不成舆论,多媒体的运用对网络舆情的走向产生了巨大的转折意义。而如今火爆的草根直播浪潮也印证了视频对传播的积极影响。

最后,李良荣教授对大学网络舆情研究提出几点建议,第一个是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第二点是要有思想。“这个时代,信息是过剩的,思想是稀缺的。”李教授说独立性是指要有深刻的思想,大学做网络舆情要以学术为背景,以思想分析作为我们赖以生存的一种研究,这样,我们大学的网络舆情研究才是有生命力的。

责任编辑:孙彦多